当前位置:主页 > J生活客 >业主卖老屋逼迁 世遗区老行业恐消失 >

业主卖老屋逼迁 世遗区老行业恐消失

   业主卖老屋逼迁 世遗区老行业恐消失

这个新年,他们开心不起来。

在2015年来临之际,乔治市世遗区内至少有10家从事传统行业被逼迁出或结束他们的营业。

2008年,乔治市因为非物质文化而成功获得世遗地位,可是在入遗后的6年内,不少非物质文化却面对被逼离开世遗区,成了乔治市世遗的一大讽刺。

乖离申遗初衷

乔治市在前朝政府执政时期,即是2005年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请世遗地位,当时是以乔治市的物质及非物质文化遗产来作出申请,结果在2008年乔治市成功获得世遗地位。

但是随之而来的是民宿、咖啡厅在世遗区内如雨后春笋般冒起,一些屋主甚至因为“老屋好生意”的思维下,将老屋卖掉或是出租,导致世遗区内的传统行业开始亮红灯。

槟古迹信托会财政林玉裳当年也是有份参与申遗工作,看到古迹区内传统行业快面对消失的危机,只能又气又急,再三强调,当年申请世遗地位不是为了发展旅游业,而是要让乔治市成为更宜居的城市,而这城市是应该有传统行业及文化。

“可是,我感觉很多人不了解我们申遗的初衷,更有很多人已经迷失了方向。”

她今日接受《》访问时透露,当年申请入遗的本意是希望可以借着世遗地位,力阻屋租统治法令废除后导致居民外流的情况,但是今天似乎已经不在轨道上了。

“新德旺”付不起租被逼离开 业主姐妹不舍椰脚街

坐落在椰脚街147号从事手工制作金花传统行业的新德旺,与当今最夯景点打铜仔街比邻,可是这家传统行业却因为该区房屋水涨船高下,负担不到高涨的租金,最终只好离开这个老地方。

业者夏玉碧与夏玉诗是两姐妹,两人从父亲手中学习这门传统手艺也传承父亲的行业,在椰脚街147号经营手工金花已经有90余年。

两姐妹受访时,露出对这老屋的依依不舍,不舍的是这家有她们一家人的集体回忆。

姐姐夏玉碧表示,她与妹妹都是在这间店由接生婆接生的,所以对这间店特别有感情。

“当年这条街除了我们经营手工金花外,还有另外2家也是从事一样的行业,但是现在只剩我们一家在做而已。”

租金调高逾一倍

新德旺是因为屋主把租金调高逾一倍,让她们难以负担,并且原本也限制她们在今年12月31日迁出,不过在商谈之后,屋主答应给3个月的宽容期,容许她们租到明年3月。

她说,目前她们还是在物色其他的地点,她们希望还是可以在市区内营业,到底顾客都是来自市区。

“明年的农历新年是我们一家人最后一次在老家过新年,搬到新地点后,我们也不能再为祖先的忌日做祭拜仪式、或是其他节日的祭拜了。”

林玉裳:当权者应控制房价

“我给了你一把刀要你雕刻水果,你却用那把刀来杀人,我怎样告诉你我有后悔吗?”

在看着世遗区非物质文化有可能逐渐消失之际,询及林玉裳是否有后悔当初为乔治市申遗时,她表示事情都有两面,看你如何处理而已。

她指出,最重要的是当权者应该要有远景的管理计划,必须要控制着房价,而这个部分则是执政者没有把它纳入在管理计划内,也可说是一个漏洞,但是州政府应该在政策上弥补这一缺口。

“我们是在2008年有条件下获得世遗地位,即是说州政府必须在2011年前提呈世遗区管理计划给教科文组织,但是我们在2011年提给教科文组织的管理计划书,却没有针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管理。

而且我们的计划书是否完整?然后我们又是否依据计划书执行?”

建筑物仅文化载体

她提醒说,如果州政府再不寻策阻止目前一些不良现象继续下去,可以预见未来乔治市的非物质文化会消失,要知道建筑物仅是文化的载体,何况我们是以非物质文化遗产获得世遗地位。她指出,州政府必须在政策上阻止房价乱飙的乱象。

“同时,州政府也可以成立一个基金,资助那些经确认的行业租金,又或者州政府收购老屋,修复后转租给传统行业,让他们在面对逼迁后,还可以有地方继续营业。”

她也指出,目前世遗后受惠最多的就是饮食业,但是其他的传统行业却没有从中分享到成果,所以当局应该协助传统行业转型,让人看到这些传统行业的价值,民间组织其实也可以在这方面扮演一定的角色。

业主卖屋 二手货商急寻落脚处

在打铜仔街的另一端,印裔二手货商Nallamtambi也赶着2014年结束前,赶快找到新的落脚处。

不想透露名字的老板娘说,其丈夫正在四处找新的地方来继续他们的生意,因为屋主要他们在2014年前搬。

“据了解,业主已经把屋子卖掉了,而新业主不愿意让我们继续营业。我们目前的月租是大约1000令吉余。”

牛干冬一排 4店被改建酒店

在牛干冬的一排店屋也一样逃不过“老屋是好生意”的冲击,牛干冬348、350、352、354及356号,一连4间店屋抵挡不到屋价高涨的洪流,业主也已经把产业卖出,改建为精品酒店。

当中经营了54年的化学及装置设备供应商物品良贸易有限公司老板在受访时,很无精打采甚至名字也懒得告知,只是一直说,多说也没有用,还是一样保不住老店。

或街边求乞

老板意兴阑珊的坐在一堆看似正在收拾的货物当中,一问一答的告诉记者,他是在4个月前接到搬迁通知书,要他在明年农历新年前搬走。

“听说这整排店屋来改建为酒店,所以即使我们想要继续营业也不能。”询及如果找不到新地点继续生意会如何?他打趣说,就到街边求乞。

良贸易有限公司隔壁大路公司老板,直接婉拒记者的访问,直接说他现在无心作答,而且即使接受采访也是无济于事。

被逼迁传统行业

1.日本新路百年老酱园天成号

2.槟城头条路大吉祥

3.银行街“冷玉绸庄”

4.烟筒巷12间老屋,分别制作豆制品、车床、轮胎、小五金等

5.椰脚街147号的新德旺,手工制作金花

6.打铜仔街114号Nallamtambi印裔二手货商

7.社尾街490号天成传统藤制品店

8.观音亭后69号金杯麻将

9.牛干冬348号青天旅社

10.牛干冬350号“大路公司”,Broadway,传统零件及机械供应商

11.牛干冬352号良贸易有限公司化学及装置设备供应商

12.牛干冬354号及356号

13.打石街91号的冰块供应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