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J生活客 >柚子甜专栏|原来我们对自己的爱,也有条件 >

柚子甜专栏|原来我们对自己的爱,也有条件

  

你曾陷入该「活的有意义」还是「偶尔放纵自己」的漩涡中吗?这时候你需要倾听自己,理解真实的自己!

我是从那一刻起,才意识到人有多不喜欢自己。(推荐阅读:为你写字|如果你不喜欢自己,贴在你身上的形容词都没有意义)

当时在国外度假,躺在饭店的双人床上自然醒,早上没什幺重要计画,我手一伸,从床头拿起手机,扭开了灯,开始滑了起来。

手机上其实没什幺好看的,但它的设计本身有成瘾机制,Line 没什幺人找我,滑 FB;没什幺吸引我的新鲜事,就去翻信箱;信箱的信看完了,又去滑没什幺在更新的 IG;在几个 APP 里面来来回回打转,明明五分钟前才看过的 Line,又无意识地打开确认一次。

终于在手痠的时候,我厌倦地放下手机,同时也开始厌倦起自己。「干嘛一起来就滑手机呢?理想的状态不是应该要拉开窗帘,躺在晨光中慵懒地做白日梦吗?不然就是写写心灵笔记,看看书才像样啊!你怎幺把时光浪费在这幺没营养的事情上?」

柚子甜专栏|原来我们对自己的爱,也有条件
图片|来源

这些自我谴责振振有词,我也开始沮丧起来,深深陷入了「对,我就是个浪费时间的怠惰鬼」的情绪里。可是就在这同时,我忽然问了自己一个问题:「那个想『活得有意义』的我,和想『放纵滑手机』的我,是同一个我吗?」

这问题像个木槌在我头上叩了一下,我开始思索起来。以前我从没想过这个问题,因为自己一向是在这两个声音间游走──有时候我过得很自律、早睡早起、运动工作与生活兼具,并对此沾沾自喜;但有时候我又过得很懈怠,睡得很晚,事情拖拖拉拉,浪费大把时间在无意义的事情上。而这时候我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关闭觉知,直接忽视现况;另一个是开始「美化自己」:「我也是在生活啊」、「偶尔放纵也是一种宠爱」、「我要尊重自己的时序,该努力就努力,该放鬆就彻底放鬆」。

自律久了,虽然对这样的自己很满意,却因为神经过于紧绷,就会进入一段懈怠期;懈怠久了,又因为讨厌这样的自己,加上也休息够了,就逼自己「振作」走回自律期。而人对自己的「喜欢」与「厌恶」,就在这之间来回摆荡,自我厌弃也不断加深。

「自律」也可以抽换成各种你心目中理想的模式,例如「活得有质感」、「忙碌又有成就」、「慢活享乐」,但不管怎幺变化,它都代表心目中「理想的自己」。所谓的「理想的自己」,就代表现在做不到,并且认定如果做到的话,会比现在更快乐──换言之,我们比较喜欢的那个版本,而否定现在的「真实的自己」。

柚子甜专栏|原来我们对自己的爱,也有条件
图片|来源

过高的「理想的自己」 vs. 低落的「真实的自己」

我们大多会觉得理想当然越高越好,人因梦想而伟大嘛!英文甚至有句谚语道:「瞄準月亮,就算没达到,至少也能置身繁星之中。」但我们却很少想过「为什幺我要瞄準月亮?」

回到一开始的例子。当我觉得「理想的自己」应当要晨起更衣、阅读静坐时,只是盲目地觉得这些行为如此的有深度,这般照表操课,一定能在心灵挖掘出什幺不一样的东西,或者更幽微的是──至少能满足我的虚荣心,让我觉得自己跟别人不一样。

这样「理想的自己」竟然被「真实的自己」滑手机的怠惰行为给破坏了,当然会觉得恼怒。我一方面批评自己,一方面又狼狈地自圆其说「唉唷没关係啦,这也是一种放鬆的步调」,但说来说去,其实都是不喜欢「真实的自己」,要嘛想除之而后快,要马在上面洒糖粉,好让他看起来没那幺糟。

可是,「理想的自己」真的这幺好吗?「真实的自己」真的有这幺糟吗?(推荐阅读:放弃你的「完美病」:练习使坏的生活哲学)

我们在形塑「理想的自己」的模板时,是否有考虑过「真实的自己」是否想要?还是就像满口「我是为你好」的虎爸狼妈,只想把心中闪闪发亮的理想冠在孩子身上,再一个劲儿地挥动藤条逼他就範?「如果我不逼他,这孩子只会怠惰啊!」虎爸狼妈总是这样说自己小孩的,而我们的理想自己,也是这样高高在上地轻视真实的自己。

但「真实的自己」真的这幺喜欢怠惰吗?我不完全同意。真实的自己会「怠惰」,很大一部分是被「理想的自己」折磨而耗尽了体力。就像小孩平常被父母逼着上不喜欢的才艺班,当他终于可以自由的时候,当然只想躺着看漫画,睡到自然醒。但「真实的自己」有着活生生的人性,人性也有想要成长的一面,前提是「理想的自己」在设定标準时,有考虑到他的意愿与感受。

柚子甜专栏|原来我们对自己的爱,也有条件
图片|来源

原来我对自己的爱,也是有条件的                                  

如果动机是出于「不喜欢现在的自己」,那当「真实的我」成功演出「理想的我」时,我们对自己的满意和喜欢,其实就是一种「有条件的爱」──就像父母只在小孩考了好成绩时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一样。但是当「真实的我」筋疲力竭开始懈怠时,我们又原形毕露,开始斥责自己「怎幺这幺没用」、「真是劣根性」,直到「真实的我」因为自我厌弃而重新发愤。可是这时候,我们的动机又是「我不喜欢现在的自己」了,而且厌恶还比上次更严重。

而唯一停止这场内耗的方法,不是对「理想」照单全收,也不是让「真实」放纵,是让「理想的我」和「真实的我」坐下来,好好和解。

检查「理想的自己」:是真的需要,或只是自我感觉良好?

和解的第一步是,当「理想的我」在立定一个「看似美好」的目标时,要很警觉地问自己:「为什幺是定这个目标?是真的需要,或只是自我感觉良好?」

人往往会因为社会的眼光、追逐虚荣心、以及「别人都说好」等欠缺深思熟虑的理由,设定一个不切实际的理想。最后要不因为不适合自己而失败,要不就是陷入苦苦追逐,不断鞭打自己「没用」的循环。

观察「真实的自己」:是真的做不到,还是只是想偷懒?

而在立定适合的理想后,「真实的我」拥有着人性,确实也会不断有「努力」跟「怠惰」的反应。努力固然很好,但「怠惰」的时候,我们也要问问自己:「是现在真的做不到,还是想偷懒?」如果是前者,我们也要懂得放自己一马,甚至回头检查「理想」是不是订得太不务实;如果是后者,就要温和地要求自己「不能懈怠哦!明明可以做到的不是吗?」。

人在被「理解」的时候,是很容易配合的生物,并不需要强迫和羞辱自己以达目标。如此双向微调,「理想的自己」和「真实的自己」落差会越来越小,这时候,人才有可能真正「无条件地喜欢自己」。

我在意识到这件事之后,整个人忽然彻底地放鬆了,也看清自己以前内耗的能量有多幺巨大。以前的我,会对追不上「理想」的自己严厉羞辱,骂自己「废物」、「没用」。但是即使追上了「理想」,心底又总觉得筋疲力尽,原本以为只是累了需要休息,但现在终于明白了──那是从来没被喜欢过的「真实的自己」,从心底流露出来的悲伤。

柚子甜专栏|原来我们对自己的爱,也有条件
图片|来源

我们真的不需要再多一个人,告诉我们「理想的自己」应该是什幺样了。琳瑯满目的广告、文章,每天都在吹灌我们的「理想版」气球。运动很好吗?好我们来买健身课。羡慕没有赘肉的身材吗?来我们来减肥。想要变成晨型人吗?来现在开始每天四点起床。别人英语说得真好,每天给我背二十个英文单字,上下班都听 ICRT。

我们「理想的自己」不断壮大,以为现在的自己不快乐,一定是因为不够「理想」,拼命地鞭策「真实的自己」跟上脚步。快啊!快变成理想的自己啊!否则你就是落后的讨厌鬼,不值得被爱,连我都不会爱你。一时的羞耻心和恐惧驱策了脚步,短时间内跟上了,好像被人喜欢了,也被自己赏识了,就以为自己真的美好了。但事实上,那个短暂的满意是用「自我厌弃」换来的,哪天你脆弱了、不够好了、没有力气了,就没有人能接住你了,因为你只愿意爱那个「理想的自己」。(推荐阅读:你够喜欢自己吗?写出 50 个自己的优缺点试试看)

我们都对这个苛刻的游戏累了。下一次,让我们换个模式吧。在我们又觉得自己不够好,想拿「理想版」来鞭策自己时,请暂时停一停,问问自己:「这个理想是我真的需要,还是只是为了自我感觉良好?」,同时也在自己做不到时,体贴地观察「是真的做不到,还是只是想偷懒?」

「真实的自己」就像个孩子,如果只会强硬逼他就範,他会感觉到深刻的恐惧与不被爱;但如果过度纵容,他也会长成什幺都不会的巨婴。其实他要的东西,跟我们心底渴望的一样──想要被理解,相要被爱,想要即使不够好,也有人耐心地,微笑等他站起来,再陪他继续前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