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A酷生活 >张威如只求予华社交代 宗联委非与槟政府抗衡 >

张威如只求予华社交代 宗联委非与槟政府抗衡

   张威如只求予华社交代 宗联委非与槟政府抗衡

张威如只求予华社交代 宗联委非与槟政府抗衡

槟州各姓氏宗联委理事针对索回名英祠产业与庙会课题举行新闻发布会,前排左起林春煌、许开景、杨清辉、张威如、叶谋通、林民利及吴美杜。

槟州各姓氏宗祠联委会主席张威如医生表指出,在索回名英祠位于爱情巷产业与庙会课题上,宗联委并未与槟州政府针锋相对或无理取闹,只求州政府给予宗联委100多个宗祠及华社交待。针对槟首长林冠英指要等宗联委冷静后才与他们见面讨论一事,他表示,宗联委理事都是白发苍苍的老者,个个都很冷静。

帐目照足程序

他今日联袂槟州各姓氏宗联委理事在名英祠召开记者会时说,宗联委在索回名英祠产业及提呈庙会帐目都有照足程序,而且帐目每年都会照做,并没有不知道程序的情况,而今年的帐目在3月已做好。

张威如表示,宗联委在通过书信通知州政府却无音讯后,在等无可等下才与首长政治秘书和特别助理等接洽,要求会见首长以洽商索回名英祠产业并呈上庙会帐目报告,以及商讨承办明年庙会事。

“惟一直都被告知,首长忙于国会和州议会,但首长却可出席其他大小节目;我们是要向100多个宗祠和华社交待才提出来,并非要针锋相对。

庙会拨款少20万

“首长指索取产业交换文件才1年多,又不是10年、20年或30年,不明白宗联委为何突然提起,我要说的是,许多宗长都等到过世了,最近拿督谢志骅也逝世了。”

他表示,首长口才智慧一流因此而获得民心及天下,然而宗联委并非要针锋相对和争取索求,所要的只是捍卫属于宗联委的东西。

“我们没有政治背景,也不是商业利益团体,主要是宣扬文化,我们牺牲新年时与家人团聚的时光将庙会办好,却没有获得槟州政府的重视。”

他表示,首长指州政府今年拨出60万令吉给宗联委办新春庙会是历来最高拨款,事实是比2016年的80万令吉拨款少了20万令吉,可是宗联委也是熬过去了,也把槟城庙会办得空前盛大。

张威如只求予华社交代 宗联委非与槟政府抗衡

宗联会欲索回的名英祠位于爱情巷的产业外观。

黄伟益为何只见杨清辉?

张威如指出,2016年的槟城庙会是由行动党丹绒区国会议员黄伟益负责承办,当时获槟州政府拨款80万令吉,但是对方不仅欠宗联委7万4000令吉,而且办得也没有宗联委承办的庙会盛大。

他说,黄伟益办的灯会比庙会小型,却用了40万令吉,而大型的庙会却只得60万拨款。

他质问,在这之前,黄伟益就宗联委索回名英祠产业与庙会课题,单独会见宗联委署理主席拿督杨清辉,是代表首长会见或是自作主张?因为宗联委是团队并非个人,因此必须厘清。

静待州政府佳音

他说,在今天的记者会后,宗联委不会再针对此事发表言论或声明,只静待州政府的佳音。

访华堂感谢支持争取庙会主办权

张威如说,宗联委昨日拜访槟州华人大会堂并非寻求华堂支持以向槟州政府索回名英祠的产业,而是感谢华堂仗义支持宗联委争取庙会主办权。

询及为何会选择如此“紧张”的时刻会见华堂领导时,张威如说,此次的拜访并非刻意安排,主要是配合各理事的 时间而促成。 

配合理事时间

出席者槟州各姓氏宗祠联委会的理事有,顾问拿督叶谋通、署理主席拿督杨清辉、副主席拿督林民利、副主席许开景、总务林春煌、财政吴美杜、理事曾志京、王连成、苏汉秋、彭伟明、陈天益、曾楚彬、黄明舜及会员执行秘书郭素岑。

张威如只求予华社交代 宗联委非与槟政府抗衡

黄汉伟要求宗联委直接指名道姓。

黄汉伟:庙会是“肥肉”指控严重影响槟政府威信

槟州首席部长政治秘书黄汉伟表示,槟州各姓氏宗祠联委会指“一些政府官员看到槟州庙会是一块肥肉,所以插一脚进来”,是非常严重的指控,并已影响政府的威信。

促宗联委指名道姓

他说,根据报道,宗联委指出“有几个YB(议员)看到肥肉,看到商机”。他不理解为何宗联委要这幺说,因为他在担任2009至2013年槟城庙会的大会主席以来,一向将庙会视为文化、传统及传承,而在宗联委昨日召开记者会后,他就被媒体追问他是不是有关议员,他当然否认此事。

“请宗联委直接指名道姓,究竟他们所指的议员是谁,否则媒体是不是要一个个追问所有议员?而且不要含沙影射,一竹杆打翻整船人。”

没少20万元

他今日在州议会休息时间受新闻界询问时表示,2017年庙会获得的60万令吉拨款是历年来最高的,这是事实,更没有宗联委所指的少了20万令吉,而丹绒区国会议员黄伟益担任庙会大会主席所获得槟州政府拨款是50万令吉,并不是80万令吉,其他的款项都是向私人界筹款而来,不能混为一谈。

针对宗联委指出没有获得槟州政府的答复,他表示,实际上历年来的庙会事宜都是与他洽谈的,他相信这只是沟通上的误解而已。

“我一年来举办数个活动,才刚刚完成卫塞节及东马丰收节的筹备工作,因此期望宗联委能谅解槟州政府活动筹备的次序。”

他说,一般他们都会在收到庙会的稽查报告后,才会启动下一届庙会的筹办工作,但至今仍然没有收到该报告。

“现阶段先让他们冷静,我们也等几位领袖回国,并了解更多产业移交事情后,才会联络他们。”

相关文章